Peacewood

心魔:红之引

这篇其实是我写刀剑乱舞同人的第一篇,搁置了好久好久好久了……因为实在是不好写,连最初发的Lofter也藏起来了,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。

Anyway,这是不好写也不讨喜的一篇,请务必看完阅读指南再决定是否食用:

1. 有多角色多感情线,直接说三角恋吧又不完全是那么回事,预警说细了吧,这文也差不多写出来了…………我也不造肿么办,只能先说:洁癖的朋友们,可以不用看了/.=) 好吧,这么一来,估计真没人看了…………

2. 基于以上情况,文章tag按主视角人物来标,就不打CPtag了,以免污染环境。本文分三线,红线主视角是一期一振,白线主视角是鹤丸,蓝线主视角是三日...

刀之契(尾声)

刀之契


(尾声)


云开雾散,月落远山,一只白鹤匆匆飞过稻田,穿过鸟居,羽翼拂过风铃,敲响一连串清脆铃音,“一期哥……一期哥醒了!”

蹬蹬蹬的脚步声过去,蹬蹬蹬的脚步声回来,哭泣的孩子们扑进一期的怀抱,“一期哥!”“我好害怕啊,一期哥。”“我以为,我以为我再也……”“别说不吉利的话!”

“抱歉,让大家担心了……”

“一期哥,现在不可以再练剑了哦!必须要好好休息!”

“诶?不是……”

“不可以!必须要好好休息!拉钩!”

竹枝上的花笺滴落一滴露水,藏在门外的白色刀灵舒了一口气,“怎么不进去呢?”神官叫住他。

“啊……那个,待会儿吧。”鹤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。

“这是怎么了...

刀之契(八)

*各种食用注意见前文

*私设世界观,个人理解,欢迎……(不,还是不要讨论了,让我当鸵鸟吧)


刀之契


(八)


“抓住他,封锁现场!”

突然一支队伍从天而降,白衣士兵们迅速占领神社东西南北四柱位,抛出锁链法绳将战场围得严严实实,正中为首一人挥下军刀,四面光壁拔地而起,连同先前作战的部队也一同封锁其中。

“怎么回事?”“这些人是谁?”“不好,通信中断,无法联络本丸!”来人一连串莫名其妙的行动让人分不清是敌是友,作战部队有些慌乱。而隐约察觉到他们的意图,鹤丸立即将一期拢进怀里,脱掉自己的上衣,将他的头和鬼角蒙了起来。

“鹤丸殿,不用管我……”“嘘!”

果然,人来了。一名年轻...

刀之契(七)

*各种食用注意见前文


刀之契


(七)


哗——

水的声音。

远去的水面,纯白羽织被波纹层层推远。

远去的世界,如镜的刀剑在月光中坠落。五光十色的幻影,形形色色的画面,往昔的故事坠入流水的丝茧,沉寂于历史的长河,遗忘在时间的深潭,或许再无人问起,或许再无人述说。

或许千年之后,或许万年之后,或许千秋万岁沧海桑田之后,会有泡沫从水中挣脱,带着早已褪色的记忆腾上水面。也会有人因为好奇,因为怜悯,因为相同相似的境遇而在水边驻足,倾听那泡沫破碎的低语,询问那早已逝去的往昔……

——你是谁?你在做什么?你知道你的选择是错是对? 

黑衣的少女站在水边,问困于深潭的灵魂。...

刀之契(六)

*各种食用注意见前文

*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[二哈.jpg]


刀之契


(六)


洞穴,一线湛蓝的光延伸向地心深处。

黑暗在脚下蔓延,好像未知的怪兽在底下张大了嘴……

“哇!”脚下的岩石突然崩落,鹤丸猛地将手指抠进岩石的缝隙,带着血腥味的石块接连从身边滑落,他竖起耳朵,一点声响也没有听到。

呼啸而过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,鹤丸费力将腾空的脚踩上突出的岩石,在陡峭岩壁上重新建立岌岌可危的平衡,忽然间想起什么,他下意识收回右手,险些掉了下去。

“哈……哈哈,真是吓到我了……”他无奈自嘲着,将汗水淋漓的额头抵上岩壁。右手绑着的蓝色长发被冷风吹拂,颤巍巍的末端延伸出一线幽蓝荧光,那光...

刀之契(五)

*各种食用注意见前文

*更新是我前进的动力——by 一个卡文的girl(x


刀之契


(五)


“夏时之雨还真是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呢。”

笼罩京城的乌云匆匆洒下几颗雨点,即向鞍马山方向退去。庭院竹枝抖落雨露,滴水落鲤池,层层涟漪破碎了胧月的倒影。

檐下之人撑开湿漉漉的格子窗,望向天空薄云绕月,倦鸟归巢,一只乌鸦飞落在探入院墙的树枝上,睁圆亮晶晶的眼睛。

“父亲大人,还不歇息吗?”

老将盘腿席地而坐,并不回答,只从一旁绢布上拿起打粉棒,沾取方木盒中的细粉,为手中太刀均匀扑上粉末,再拿棉布细细擦拭。年轻人在他面前端正坐下。

“父亲大人,请问今夜为何独自射箭?是有孩儿看...

刀之契(四)

*注意事项见第一章开头

*某刀有黑化,看到注意


刀之契


(四)


马蹄声回响在空旷的大街上,漆黑天幕,圆月独照,月下京城一片沉寂。

自桓武天皇迁都以来,这平安京修修葺葺添添补补,格局未作多少改变。皇宫位于正北方,朱雀大道从朱雀门往南一直通向罗城门。天元三年罗城门倒塌,害死了与朱雀门之鬼对笛的长秋卿博雅三位[1],至今仍未重建。以朱雀大道为轴,从皇宫眺望,左手东方为左京,称洛阳,右手西方为右京,称长安。棋格般的街道铺展开来,皇族,贵胄,权臣,武士,僧侣,百姓,碌碌众生就在这上演着时代风物的变迁。行走其中,若有迷思,那定是迷失在如烟霞般交织的今昔思忆当中了。

引路的黄蝴蝶...

刀之契(三)

*注意事项见第一章开头

*CP:鹤一期


刀之契


(三)


是夜,荒山野岭百鬼夜行之列中,多了一辆白牛拉的牛车。牛车前方,一黑衣男子执鞭引路,车盖顶上,一白衣男子悠闲躺卧。山间小妖单见这两位气势就知车内人物难惹,纷纷躲开让道,于是一行人更加气宇轩昂,晃晃悠悠往京城方向驶去。

“怎样,一期?”鹤丸倒挂上车檐,掀开车帘:“想好要去哪了?”

“我还不清楚。”一期不好意思地回答。他刚才只顾观看窗外奇景,完全忘记思考这个问题了。

“那么,就让我来提议怎么样?”鹤丸从窗户挤进车内,坐到一期身边。

“依我看,天下刀剑众多,想要一夜遍访,不太可行呐。如今武家兴盛,不止山城国,各家各派的...

刀之契(二)

*CP:鹤一期


刀之契


(二)


神官独自站在门外,手中托着一方细长木盒。

在他身后,不见烟雨空濛,唯见皓月当空,万籁俱寂,隔壁低语和叶间虫鸣都哑了声音,清净得不似人间。

“这样就不会有人打扰了。”神官反身关上格扇。

他在席间坐定之后,将手中木盒放置在草席上,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敲了敲,木盒缝隙中幽幽冒出一缕白气,接着化成一个身穿白衣、面覆白巾的高大男人,看体格身量,正是先前那位自称无铭刀的男人。

男人朝一期深深鞠了一躬,在神官右手边坐下。

对面,一期与鹤丸并排坐着,很难讲谁比谁更惊讶。

一期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这位,正在想到底是见到何方神圣时,鹤丸突然一拍大腿:“原来......

刀之契 (一)

*原作:刀剑乱舞

*CP:鹤一期

*其他出场刀剑:三日月,小乌丸,狮子王,岩融,大今剑,提到了小狐丸和石切丸,还有几把别的刀待定

*背景设定:此为《十六夜之会》的隐藏线,基于一定的历史,故事发生时代为平安末期

*本篇将收录在鹤一期同人本《古刀今谭》中,本宣预售待定(能写完就有= =

*本篇在Lofter不会放出全篇,一是因为我还没写完,二是放完了估计没人买本了QuQ让我艰难回个本钱吧,我会坏心眼地停在关键地方,先预警一个

*OOC有,BUG有,捏造有,私设有,不科学不历史也有,察觉到什么也不要信╮(╯_╰)╭

*以上能接受就食用:


刀之契


(一)...

© Peacewood | Powered by LOFTER